首页 学校总览 新闻中心 教学教研 招生就业 培训信息 党建园地 校园风貌      
当前位置:首页 > 招生就业 > 学生工作
 
招生就业
学生工作
招生问答
招生信息
就业信息
 
[学生作文]深处
2019-05-29 作者:高二(2) 王维羽 浏览次数:59 
    记忆中,父亲像是一口井。多少次我痴痴地在井栏趴望。渴望能看清井腹深处澄澈的水波,奈何只有一汪微澜和缄默的几抹青苔填满我的视野。
    父亲不爱笑,这使他原本严肃的脸上泛不起慈祥的笑容。每当我与父亲相处时,总像初次见面的陌生人那样,找不到共同话题,印象里这种拘束尴尬的古怪气氛竟随着时光的推移,成为我们父子之间一堵沉重的墙。我试着与他谈笑,但一与他严肃的目光相触,涌到唇边的话瞬间化作寒气消逝在嘴角。我知道父亲其实是爱我的,可是,他偏偏不善于表达,于是本就模糊的父爱在岁月风尘的遮掩下就愈加朦胧了。
  去年寒假,,我要去上海学习一段时间。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孤身远行。临行前的晚上,由于兴奋彻夜未眼。黑暗中突然出现一道光一一房门被轻轻推开了,一个高大的身影闪了进来,父亲蹑手蹑脚地移到我的床边,动作有些僵硬地俯下身,为我轻轻折好被子,直起腰时还带着一声微微的叹息:在外面不知会不会照顾自己?我闻言,心中像是被什么击中,鼻头一酸忍不住吸了一下鼻子。父亲惊觉我还未入睡。脸色骤然阴沉下来:“这么晚了还不睡,明早怎么有精神出远门?”一如往日的严肃的神情更让我习惯。
    次日清晨,父亲帮我清点了要带的行李,嘴上不住地叮嘱我要多喝开水,早睡早起……我心不在焉地答应着,眼神不住地在父亲脸上游走,父亲的神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平淡,仿佛那些话语是例行公事。父亲清点完行李站起身,手有些不自然地背在身后,像老师一样正经地对我说:“想家了就打电话,你妈跟我会惦记你的。”
我就这样在父亲的叮嘱声中出了门,关门时忍不住回头一望,却看见父亲眉间似乎有了一丝怅然,不知何时起,父亲的鬓间泛起了星星点点的白霜。我的脑海中忽然闪出了父亲加班回来斜躺在沙发上疲惫的样子,父亲为这个家庭付出了那么多,提前衰老自然是难免的。
    到达上海后的一周,我没有想到我会如此想家,想父亲。当晚我打去电话,电话那头的父亲语气平淡地问我:“舟山下雪了,上海呢?”短短的一句话砸在我的心窝上,我仿佛看见百里之外的父亲望着半空中飘零的雪花,想象儿子在上海的情景,表面上的平淡掩不住内心深处对儿子无微不至的牵挂,于是千言万语化成了一句“上海下雪了吗?”
    我再也无法抑制心中的情思汹涌,任凭泪水划过脸颊:“爸爸,我想你了……”上海这个冰冷的雪夜,只言片语尽暖人心。父爱深沉,平静似井波,它不像飞瀑张扬肆意,也不如潭水一览无余,它是深处的一汪净水,你只有用心地窥探,才能感受平静深处的井波涌动。
  那一刻,我终于看清,幸运的是,不算太晚。

 
在线报名 | 招生指南 | 招生问答 | 招生信息 | 联系我们
版权所有:舟山建设技术学校 备案:浙ICP备12016734号
地址:舟山市定海蟠洋山路118号
你是本站第 位访客